设置

关灯

第八百二十八章

    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正文卷第八百二十八章水淼淼怔了一下,像是想到了什么,不能睡,她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没有处理,凭着毅力,紧咬着牙冠水淼淼艰难的坐起。

    运转着灵力,将那些最早插入背里的骨刺,震飞出来。

    断裂的手骨臂膀暂且是自己接不上的,好在有刎血诀充当着提绳,看起来也算是活动自如的。

    水淼淼草草处理着自己满身的伤口,幸亏以前没少往四孠的药庐跑,到跟四孠学了不少东西,也算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只是残余的毒雾还在体内作妖,要全部逼出体内恐废点时间,水淼淼现在没有心力,好在她最是能忍。

    从地上站起身,遥遥看着那阴森诡异不详的庹家府邸,咬着下嘴唇,水淼淼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她真心不喜欢管闲事的。

    手里紧紧握着的是那块被庹炎君强行加了点料的腰牌,水淼淼长叹了口气,将腰牌系到腰间,执上怀归日,向府邸走去。

    算不得鲁莽,水淼淼也是深思熟虑过的。

    就她现在这副残血的模样,走不走的出去真还难说,狼毒要是有同伙就更艰难了,不如跟着刀的好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刀无情的丢下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它若打不过狼毒,狼毒迟早能追上来,自己还是只有一个下场,不如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好了。

    跨过地上写有‘庹’字匾额的碎片,水淼淼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烦躁的思绪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担心庹炎君,庹炎君那样的会出什么事?他是个祸害,祸害不都是遗千年的吗!


    她只是好奇,好奇这刀是故意丢下自己,准备卸磨杀驴,还是它要找的,吸引它的就是庹家,所以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手触摸到门扉,粘稠的触感让人恶心,使劲将门扉推开,水淼淼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警惕的目光在一瞬间凝固,而后化为惊愕,宅邸内外几乎是两个天地,干净明亮,布局得当,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恍惚间水淼淼都怀疑,下一秒是不是就要有小厮出来引路了。

    抬手掐上自己的脸蛋。

    疼。

    应该不是陷入了什么幻觉,那刀和狼毒呢?

    府邸里静悄悄的,虽然与想象中的相差甚大,水淼淼以为会看见一魔窟呢,但就算一切看起来正常,她也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沿着青石板的大路,慢慢往里走去,途经一些房屋,有房屋紧闭的,有彻底敞开的,有半关不关,还有一推就开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无人,都无人,一个人都没有,一个能喘气的都没有,好歹给几具尸体,让人检查一下,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水淼淼扶着柱子,喘着气,府邸太大,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何处,刀和狼毒这两货是私奔了吗!是一点影都没有!

    话说血还能维持刀多久?

    算起来,若是兽,刀现在应该已经消失了,自己的血应该能多维持一些,但刀若跟狼毒打起来,可能消耗的就更...

    《第八百二十八章》章节内容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